丝瓜app下载污高清完整视频

丝瓜app下载污高清完整视频

南烟道:“皇上,就这么,放了他?”

祝烽看了她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怎么,你是希望朕立刻下旨斩了他吗?”

鹤衣也睁大眼睛看向南烟。

那神情里,三分惊愕,倒有七分委屈了。

南烟这才意识到,刚刚自己这句话问得是有多不合时宜,看起来好像真的是她不肯放过鹤衣,一定要祝烽杀了这个人而后快似得。

两个人好歹也是旧相识,她要这么做,未免太不是人了。

急忙摆手道:“不不不,妾,妾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祝烽这才笑了笑,又回头看向鹤衣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看见了吗?连贵妃都不舍得看到你死。”

鹤衣神情复杂的看了祝烽一眼,又看了看南烟。

轻声道:“微臣谢皇上,谢娘娘活命之恩。”

祝烽淡淡道:“你不必谢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气的清新美女

“原本,这件差事办砸了,你放走了一个朕的心腹大患,朕的确是打算将你碎尸万段,以儆效尤,让所有的人都知道,在朕的身边做事,不能再有二心,否则,朕决不轻饶。”

南烟又看了他一眼。

这,才像是祝烽啊。

那个连鹤衣放走祝成瑾都不会让他大发雷霆,甚至还能冷静的饶恕鹤衣一命,连一个指甲盖都不弹他一下的,未免也太不像祝烽了。

不仅是南烟,连鹤衣显然也是这么想的,虽然嘴上说着谢恩的话,可远远的那个狱卒跑过来拿出钥匙打开了牢门,他却仍旧没有步出牢门,而是神情凝重的看着祝烽,像是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为什么,皇上不惩治他?

祝烽也站在老门外看着他,微笑着说道:“不过,这件差事虽然在你手上办砸了,可在别人的手上,却办成了。”

“……!?”

“……!?”

这一下,鹤衣和南烟又同时露出了诧异的神情,南烟意外的问道:“皇上说什么?”

鹤衣也皱起了眉头:“难道,皇上除了微臣之外,还派了其他的人去追击他?”

祝烽淡淡道:“当然没有。”

“那,那为何皇上会说——”

祝烽突然打了个喷嚏,南烟急忙伸手护着他,才感觉到这个牢房里委实太潮湿了,她走进来没一会儿都觉得筋骨酸痛,没想到祝烽对这里的反应那么大,她急忙掏出手帕奉到祝烽手里,轻声说道:“皇上,咱们还是出去,边走边说吧。”

祝烽接过手帕来揉了揉鼻子,又看了鹤衣一眼,转身往外走去。

鹤衣无法,只能步出牢门,跟在他们身后。

一边往外走,祝烽一边说道:“你这一次回金陵,难道就没有听到什么新闻?”

“新闻?”

鹤衣微蹙了一下眉头,说道:“微臣只听到了两件大的新闻,一件是,皇上兵不血刃驱赶了星罗湖上的水匪,从此南北水路会更加畅通,许多的商贾都大为欢欣鼓舞。”

祝烽道:“还有呢?”

“还有就是,皇上追封了一位公主。”

“召烈公主,她名叫蜻蜓,是贵妃在金陵城中救下的一个奇女子。你知道,朕为何追封她为公主?”

“听说,是歼灭叛逆有功。”

“你知道,她歼灭的是哪个逆贼?”

“祝成瑾,的替身。”

祝烽一边往外走,一边微笑着说道:“是啊,只是歼灭了一个替身。那么多人都参与了这件事,还有不少人受了伤,你可知,为何朕独独这么赞赏她吗?”

鹤衣越听,越感觉到心头沉重,好像慢慢的压上了一块石头,他抬头看向祝烽,沉沉的摇了一下头。

祝烽道:“因为,她以身饲虎,将贵妃带在身边的毒药全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,然后,再去侍奉祝成瑾。”

“……!?”

一听这话,鹤衣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南烟也一下子驻足。

她总算了想起来了。

对了,在金陵皇宫的那段时间,蜻蜓一直在自己的身上用毒,再去侍奉祝成瑾,如果没有记错,似乎从蜻蜓侍奉祝成瑾开始,她经常听到祝成瑾咳嗽,而且他原本的身体就不太好,那段时间,更是明显的变差了。

若祝烽不提,她都快忘了这件事了。

而鹤衣,他才刚到金陵,连蜻蜓以身饲虎这件事都不完全知道,更不会知道她在自己身上用毒的事,此刻震惊得无以复加,不敢置信的看向祝烽。

正好这个时候,他们走出了天牢的大门。

铁铸的沉重大门随着一声暗哑的声音被慢慢的推开,撞到了一边的墙上,那隆隆的声响好像一道惊雷在头顶炸响一般,震得每个人的灵魂仿佛都在震荡。

鹤衣喃喃道:“他,他,也就是说——”

祝烽抬头看了看外面清朗的天气,也是他最近许久没有的清朗的心情,说道:“所以,抓不住他,也没关系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善恶到头终有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一次惩罚他的,不是朕,而是他自己种下的恶因罢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至于你——”

说到这里,他慢慢的转过身来看向鹤衣,看着这个一直以来都云淡风轻,但终于在此刻,露出了颓败神情的臣子,他一直是相信他的,将来也会,但这个时候,他毫不留情的将一根名为“祝成瑾”的毒刺扎进了鹤衣的心里,用来在将来的岁月里不断的提醒他,什么是真正的忠诚。

祝烽道:“朕说到做到,自然是饶恕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但饶你这一命,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为了召烈公主的在天之灵。朕为了她——虽然不能大赦天下,但大赦你,倒是可以了。”

鹤衣沉重的看着他。

过了许久,终于慢慢的跪拜下来,跪拜在祝烽的脚下,沉声说道:“微臣,谢皇上天恩。”

看到他这个样子,祝烽终于淡淡的一笑,转身便往外走,南烟看了鹤衣一眼,似是想要说什么,但终究没开口,只急忙转身跟上了祝烽。

鹤衣低头,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,还有祝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——

“这件事,就到此为止。你下去吧,好好的想清楚,想明白,等过两天,再跟着朕起驾回京!”